十五公顷

小子,与我同待片刻

一周的事情 Sunday

*如题字面意思  写一周 每天一篇

*每篇写不一样的故事 

*有cp  随机【早上起来先想到谁就写谁

*每天都是上课产物  质量低下 

*最后一天是四月番的一周的朋友

*明天就要失去记忆了呢




进入夏天的前一个星期,夜晚下了很大的雨。前些日子闷热的空气却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给驱散,接下来是接连一周的凉爽天气。

“话说真是太好了呢,今天是个晴天。”长谷裕树看着窗外的蓝天心情大好,手里拿着笔在桌面上一下一下的敲,像是在打什么节奏。过了一会感觉手里的笔被夺走,长谷裕树回过头看见藤宫香织举着自己的笔表情严肃的戳了戳自己的手。

“长谷同学,不要走神啦。”藤宫香织又指了指放在对方手底下的本子,“题目已经解完了吗?”

长谷裕树一听尴尬的低下头,看着摆在面前的数学习题本,还是空白的一大片。

“我……不会。”想了想还是不要逞强的好,于是少年老实的承认了自己脑细胞不足的问题,面对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号他头就疼,真不知道这么难的东西藤宫同学是怎么做到那么拿手的。

对面的少女拿了这边的习题本研究着,专心致志的想着要怎么讲解才易懂,少年却偷偷的看着少女,心里又乱七八糟的走了神。

……感觉藤宫同学在辅导人的时候异常的严格呢,完全不像平时那样平易近人啊……恩恩,真正的藤宫同学会比较温柔吧,啊,这个时候的藤宫同学就像是平时她在人前的样子呢……

长谷把手支在桌子上,脑内转了一圈后,脸又转到窗外去,看外头的操场上星星点点的几个人,又开口感叹:“啊啊,明明是星期天,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没想到话一说出来就引来了藤宫的注意,对方鼓着脸怪道:“还不是长谷同学你的数学考的那么糟糕,结果竟然还要我来帮忙补习。”

……说的也是。长谷裕树看见少女的神情心下一阵抱歉,另一边想着自己肯定被讨厌了吧,整个人都沮丧起来。

藤宫看着长谷的样子偷偷地笑了笑,这个朋友在她的印象里有时总是很天然呢,不过多亏了他自己现在才能有像是对人的“印象”这样的东西吧。

“其实……我挺高兴的。”藤宫香织低着头拿着笔在白纸上画着线条,这边却是说给长谷听:“之前我应该有憧憬过的,像是这样周末在学校里帮同学补习,现在多亏了长谷同学呢,要是不是你的话,我还不能体会到这么多自己想要做的东西呢。”

“……”长谷裕树看着少女没有说什么,窗口边的窗帘一直被风吹的鼓起来,照在少女脸上的光线忽明忽暗的,少女垂着双眼静静地执着笔,声音缓缓地流过来。

“谢谢你,长谷同学。”

……

“藤……藤宫同学!”少年猛地站起来,身后的椅子都被大力的推倒下去,空旷的教室里仿佛包住了那声倒地时的巨响,哐哐哐的在不断地回响着。

“是……是。”少女明显被吓了一跳,抬着头惊讶的看着一脸激动的少年,不明所以。

“那个……明天就是星期一了!”少年大声地说道,内容却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啊,是的。”藤宫愣愣的回应着。

“之前我有对藤宫同学说过吧,我对于星期一的到来有一些害怕……只要一到明天,藤宫同学就会又不记得我,而我又要担心这一次能不能和藤宫同学成功的变成朋友……”少年的声音渐渐软了下来,眼中映着少女的身影,他微微的笑着:“但是我知道,藤宫同学才更害怕吧,等到明天到来了之后会忘记一切,变得孤单一人……”

“……可……现在不是有日记了吗……”

“那以前呢,藤宫同学一定很烦恼吧,星期一会忘记朋友什么的……而我竟然还说出那种话……”长谷看着少女的眼神变得坚定,身侧的双手捏成拳头,表情真挚,“所以我想告诉藤宫同学,以后无论过了多少星期,我都会来告诉你的。”

“请,和我成我朋友吧。”

长谷裕树这一段发言奇怪又迅速,藤宫香织在听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还愣愣的。

但是为什么呢,虽然没有反应过来,却感觉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藤宫香织笑了起来,想起在自己之前没有记忆了的日子里,少年一次又一次在自己面前郑重的请求自己,明明是自己的事情却这么上心。是这个人让自己不再孤单的啊。

她抬起手把耳边的长发顺到耳后,也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那么,请成为我的朋友吧。”

无论多少次,当你请求我的时候,我就将迎来你。

这样或许有一天,自己也会变得不再害怕迎来星期一了吧。

 

 

Seven day

Sunday


评论(1)
热度(3)
© 十五公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