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公顷

小子,与我同待片刻

一周的事情 Tuesday

*如题字面意思  写一周 每天一篇

*每篇写不一样的故事 

*有cp  随机【早上起来先想到谁就写谁

*每天都是上课产物  质量低下

*周二是排球少年隐晦的影山和日向  _(:з」∠)_




进入夏天的前一个星期,夜晚下了很大的雨。前些日子闷热的空气却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给驱散,接下来是接连一周的凉爽天气。

星期二清晨的天气十分的凉爽,原因是昨夜下了一场雨,昨天白天好不容易堆积的一点热空气彻底被冲刷干净,早上的温度竟然比昨天还低。

影山飞雄和往常一样很早就出现在乌野高中门口,一副很精神的样子,他步伐缓慢地走在通往体育馆的路上,却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该来了吧。

少年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刚想转头看看,就听见身后快速接近的“嗒嗒嗒”的脚步声,于是立马收住动作,抬起脚卯足了力向前狂奔。

当他终于跑到体育馆门口时却没有见到本来应该追上来的身影,少年回过头,才看见橘色头发的少年跑过来,在离自己一米左右的距离时刹住了脚。

“影……影山……你这……家伙……”日向翔阳喘着气,一抬头却对上了对方恶狠狠的瞪过来的眼睛。

呜啊……小个子的少年吓得一颤,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满脸凶恶相的少年没有自觉地靠近对方,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喂,你……”

“啊!田中前辈!西谷前辈!早上好!”偏偏在这种微妙的时间,被抓住的少年看见恶鬼身后出现的前辈们宛如看见了天使,拼命挥舞起另一只没有被抓住的手。影山一愣,不得不松开手,看着少年如获大赦一般的从自己旁边跑过去,自己也跟了上去。

 

日向翔阳等到更衣室里没有人了以后才慢吞吞地把裤脚卷了起来,露出了小腿一侧泛红的伤口。

“疼疼疼……”忍了这么久现在才终于叫出来,少年扭曲着脸伸手拿旁边的药箱,取出酒精准备消毒。

“呜啊,明明只是擦破了皮看起来却好严重……等一下要怎么瞒过他们……”

“那种东西怎么瞒都瞒不过的吧。”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少年的自言自语,本来应该没有人的更衣室里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这个时候日向翔阳的脑袋倒是转的挺快,想的却是关于学校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之类的事情,听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里传出别人的声音,他的第一反应是会不会有漂亮的女鬼,下一秒却发觉那个声音是个标准的男声,而且好像有点熟悉……

“影……影山!”脑内转了一圈的日向终于清醒过来,看着面前高大的少年明显感受到了压迫感。

“你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啊。”影山瞪着日向腿上的伤口,心下想这果然如此,早上的时候他没有错过日向微妙的不协调感。

“你是白痴吗?!周六还有比赛你竟然还搞伤自己!”影山一如既往的挖苦日向,手却一把拿过了日向手里的消毒棉签在日向面前蹲了下来。

日向有些惊讶影山的举动,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他让他有些兴奋,好像发现了影山的秘密一般的新奇感甚至盖过了小腿的疼痛。

“影山你……还真是关心我呢。”说出这句话的日向几乎是取决于本能,看着影山认真的脸就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这种现象比起大脑当机,说是日向对影山的的条件反射说不定更合适。

这种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反应的事情,日向说不定有些困扰,因为察觉到的时候才感觉到说出的话好像很不妙。

“啊?怎么可能,白痴!因为这边都没有别人了我才这么做的吧?!不然你做的到吗?”影山头抬都没抬,动作小心地帮忙上药,嘴上说的和手上做的一点都不搭调。

“哦……哦。”日向愣愣的应了一声,感觉刚刚像是被小看了,但心情上莫名其妙的低落绝对不是这个原因。

没有关上的窗户外吹来了风,日向感到一丝凉意,低头看见影山的黑发被吹得微微飘动,平时总是等着自己的那双眼睛此时正半垂着,专注的脸上透着一股异于平时的平静。

橘发少年睁大了双眼,心中好像有什么踏过而留下了微痒的痕迹,微妙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也是我从未见过的风景呢。

少年想着,傻傻的笑起来。

 

“笑什么啊你。”

“……噗,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啊!话说你这是怎么弄的?”

“唔……早,早上骑自行车太快不小心骑进水洼里……”

“哈?你是笨蛋吗?”

 

Two day

Tuesday



评论(2)
热度(18)
© 十五公顷 | Powered by LOFTER